聊聊泰国洞穴救援中看到的「跨界」

【事件简介】

  2018年6月23日,泰国清莱府的一支少年足球队「野猪队」(泰语:Moo Pa)共计13人,前往泰国第4大山洞「睡美人洞」(Tham Luang,或译「探銮」)洞窟探险,因洞内多处被雨水淹没而失踪。泰国政府派出大量搜救人员前往搜救,中国、英国、美国及澳大利亚等国也相继派出专家和救援队前往支援。

  7月2日,在足球队失踪的第九天,英国潜水家在洞窟内发现所有失踪者,全部幸存。但因雨季不断,全员仍被困洞窟。

  7月8日晚间,政府展开第一波救援行动,共4位少年脱困。每人采前后包夹的方式,在两名海豹部队队员的带领下潜水出洞。7月9日,第二波救援行动,共4位少年脱困。7月10日,受困第18天,第三波救援行动,剩余5人顺利脱困,为本次救援行动划下句号。

  英雄人物:

  英籍洞穴救援人员史丹顿(Richard Stanton)和沃兰登(John Volanthen),两人分别是56岁和47岁,隶属「南部与中部威尔士洞穴搜救小队」。他们联同第三名英方专家哈珀(Robert Harper),代表「英国洞穴救援协会」来到清莱投入救援任务。他们在失踪人员受困第9天,找到当事人的受困位置,使救援行动获得突破性的跃进。

  前泰国海军精英海豹部队成员萨玛恩(Samarn Poonan),38岁。他是本次救援行动中唯一牺牲的救难人员。萨玛恩的工作是将氧气瓶布置在13名师生可能出洞的路径上,但他在回到洞口的途中,因氧气不足,在距离洞口1.5公里处昏迷。伙伴发现他在水中昏迷,曾试图为他急救,但未成功,萨玛恩最后不幸丧生。

2018年7月17日 2_wc.jpg

  当时除泰国美国军方及英国、澳大利亚、老挝、缅甸、中国也派人前往现场协助救援。全世界的潜水专家云集此地,而此时就缺一个人,那就是一个会洞穴潜水的医生。如果没有一个专业医生亲自给这些孩子检查和评估身体状况,谁都不敢把这些孩子带进冰冷的地下水里。会休闲潜水的医生很多,会洞穴潜水的医生极少,了解洞穴潜水与救援的医生估计就所剩无几了,而他这次在这次救援中的作用是无比关键的。

2018年7月17日 3_wc.jpg

  澳大利亚麻醉科医生哈里斯(Richard Harris)

  哈里斯因具有丰富的洞穴潜水经验(30年资历),53岁。他收到英国潜水组织的求助后,立即抛下假期,自愿投入救援行动,潜水进入洞穴为受困人员进行诊断,并为救援策略中给予关键的医学建议,是受困人员得以全员获救。原本泰国政府认为应该让强壮的孩子先离开,但哈里斯入洞诊断少年的健康状况后,研判体况虚弱者的状况已不能再拖延,否则会丧命,他建议先让最虚弱的少年离开。最后,官员采纳其意见,让最虚弱的少年脱困。最终救援行动得以提前开展,所有被困人员脱险。

2018年7月17日 4_wc.jpg

  跨界的野外医学观点

  如果伤患需要送达可以提供决定性治疗的医疗机构,而他们处于因为后勤运输、距离、危险等原因,撤离会延迟的环境,我们把这种情况称之为处于野外环境下。野外环境有着远离医疗机构,环境恶劣,装备有限等特点。对于急救人员来说,野外环境十分不友好。在野外医学的背景下,一些常规医学中的黄金准则不再适用。比如双盲测试,在野外环境下难以得到实现。很多医学研究结果太过狭窄,无法适用于多种多样的环境因素之中。

  例如这次泰国救援的洞穴里,就有空间狭小,物资(照明、食物甚至是氧气)紧缺,地形复杂等特点。特别是洞穴里复杂困难的地形,让普通的医务人员几乎无法进入到现场。

  这种时候,跨界人员就显得十分宝贵了。只有同时掌握了医疗和潜水的哈里斯医生,才能到达现场对患者进行评估,根据每个人的状况做出最后的撤离决定。

  做个广告:国际野外医学协会

  我们的导师阵容拥有多样化的背景,有些人有丰富的户外经验:包括包括登山运动员、抢险救援人员、水手、狗拉雪橇驾驶员以及船桨手,也有军事医护人员、护理人员、护士以及内科医生。

  在我们的团队里,不乏专业医生,其中以各地紧急医疗部门的医生为主:既有政府医疗部门的领导级人物,也有高级私营医院的金牌医生。他们有些人是120急救中心的急救专家,有些人是经验丰富的老郎中。这些人都有着丰富的学术背景,在运动医学、急诊、蛇毒研究等诸多方面都有着不可替代的价值。这些医学背景的导师提供了强大的医学知识储备,是我们协会最大的财富之一。

2018年7月17日 5_wc.jpg

  我们还有各种户外专业人士,从户外公司的总经理,到登山学校的校长;从探洞达人,到大学户外专业的老师,应有尽有。导师们丰富的户外经验,既保证了我们教学团队的野外专业性,同时也是对于职业医生们的一个补充。

Posted in Knowledge on Jul 17, 2018 by Lingye Su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