踝关节扭伤,到底要不要去医院拍个片?

“踝关节扭伤,是否要去医院拍x光片?” 这个问题,小编曾经就纠结过,但那时候心中并没有对伤情评估的概念,纠结完全出于莫名的担忧。 大学时代,某次和朋友相约去市近郊爬山,本来已经开开心心的下山了,万没想到在平地绊倒,我当时的错觉是脚在原地转了360°C的圈,很疼!几经辗转回到学校后,脚慢慢开始肿胀,落...

从没像那样扭伤过脚踝,我当时认为骨折了!

受伤时,疼痛感, 是我们对伤情的第一感应, 即便事实上伤情并没那么糟糕, 剧烈疼痛也会带来一定的恐惧和慌乱。 在去年一场勇士VS公牛的比赛中,勇士的乔丹-贝尔在比赛一开始就因伤退出了比赛。“罗宾-洛佩斯冲了过来,我想过来盖他,然后落地的时候非常不自然。”“突然之间,我的脚踝感到刺痛,我想着坐起来,然...

脑部遭到严重冲击,不流血就是平安大吉?

2015年,一部改编自Jeanne Marie Laskas 和Bennet Omalu博士撰写的文章《Game Brain》,由Will Smith主演的影片《脑震荡》(Concussion) ,把职业橄榄球运动员的CTE问题带到公众面前。CTE是"慢性脑部运动创伤",一般由反...

脊柱损伤 | 多少善意却错误的急救造成患者终生瘫痪

脊柱损伤是现场急救最复杂、最难以处理的一种情形之一,在这里面有很多的误区,也有很多血的教训。 在某地公路上的一起车祸中,一名男子(司机)在车辆翻滚时瞬间被甩出了车外。当时他觉的腰部、背部剧烈疼痛,勉强站起来走了两步,不能够坚持,就躺在了地上。同伴发现他受伤以后,在现场为他做了"急救&quo...

在野外,鼻腔出血怎么办?

小时候,鼻子出血,忘记是听了谁的话,把头向后仰来止血,最后,鼻子当然不流血了,但喉咙处那股血腥味和呛咳感,我想尝试过的人都知道吧! 而最近听到的一个案例,让我想想儿时的无知行为,真是后怕! 一个小朋友,在玩耍时不小心摔了一个跟头,鼻腔流血了。妈妈看到后,就让他把头向后仰,这样看上去鼻子就不流血了,...

烧烫伤处理正确思维:及时处置,胜过任何烧伤烫伤神药!

关于烧烫伤的处理,听朋友讲过一个发生在她妈妈身上的真实案例。 意外发生在一艘小型渡船上,当时她的妈妈正在船的一侧坐着,从旁边走过一位男子,正试图拧开装满热水的保温杯,由于用力过猛,水杯从手中脱落,满满一杯仍然很烫的热水全部洒在了她妈妈的手臂和腿上,几乎就在有疼痛感的第一瞬间她跳进了水中,当时已是夏末...

伤口出血不止,他们不同的做法竟是生死之差!

“几年前在某地的一起行凶事件中,一名男子被歹徒用尖刀划破了左臂中间的位置,血喷涌而出,男子被当场吓蒙了,尝试想用手往伤处按,血却依然哗哗的往外流,怎么也按不住。路人发现该男子受伤,却不知如何施救,因为没有人懂得如何正确为伤口止血,只能拨打急救电话。等到急救车来到现场时,该男子已经倒在血泊中,心跳停止...

案例学习与野外第一响应人WFR的复习

  问:   我是公司的内部教员,现在正在寻找给我们公司的野外第一响应人(WFR)在办公室里进行复习的办法。我们都是经过认证的WFR,现在想要每个月做一些场景练习。请问DJ您有什么好的办法,来让我们保持知识的更新?   DJ答:   练习当然是永远不嫌多的。   有一个好办法,就是使用我们《野外...

走进灾区,医疗救援人员也可能秒变灾民?

  你是否听说或了解过「灾难医学」?或者,你是否曾经亲身走进重大灾难事故现场,作为一名医疗救援人员,奋力挽救被掩埋在废墟之下的生命?   当灾难发生时,抢救生命成为最刻不容缓的事情,作为一名医疗工作者,强烈的使命感让我们勇敢的选择奔赴灾难第一线,但面对满目疮痍和脆弱的生命,你是否会手足无措?   ...

别让疾病成为你旅行中的噩梦!

  对于你,对于大部分中国人,   疟疾、血吸虫病、结核病......   已经是十分遥远的疾病了,   而这些更多是在新闻中听闻的疾病,   统统归属一类——热带病!!   热带病曾一度流行甚广,   但随着生活卫生条件的改善,   它们已基本在我国内逐渐消失。   而现在则集中在极度贫困的环境,...